社區專欄
章金妹其實是上一任的頭目娘,也是部落反迫遷抗爭時的主要人物之一。和其他族人較不一樣的是,她並非一開始就是建築工人或紡織女工,而是十五歲就在花蓮大安醫院當起醫生助手。不久阿公問她要不要上台北為人幫傭,嚮往都會區生活的金妹,
「我們家有九個兄弟姊妹,我排行中間,前面有兩個哥哥、兩個姊姊。爸爸說我像扁擔,就是在中間扛前後,是扛家裡的人。」在現任溪洲部落頭目黃日華在訪問中,「扁擔」是不斷用來介紹自己的形容詞。今年61歲的黃日華,父親是日治時期的台籍南洋兵,小時候就常和其他孩子聽父親說些原住民的歷史故事,
Faki皮膚黝黑、雙目有神,硬實的手掌刻畫著風吹日曬雨淋的肌理。他不住溪洲部落,卻心心念念繫著族人;他住大台北都會區,卻經常跋山涉水傍著自然。午後的微風吹過,秀春阿姨家門前草木扶疏搖曳,晃動的綠影或如穿梭山水的Faki,而他穿梭都市/叢林的故事,也要從山與水的另一頭說起
食養專題
在這張照片,海峽兩端似乎是不同的世界,一邊高樓林立、大廈四起,一邊碉堡矮房、舊時地景,從金門往廈門望去就是這樣的景象——是「金門人思考未來的起始點」。11月7日,在台大推動無邊界計畫的黃書緯老師便從這張照片出發、沿著離島的流動邊界,帶大家重新思考備受爭議的「金門調水事件」:缺水只是大自然的限制?從對岸引水只是必然的選擇?